皱水

码文小渣手,文艺小渣手,滤镜小渣手。
cn源自“吹皱一池春”.

[哈鲁的记忆]看电影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

“尼桑,我们也想要和你一起去看电影。”兰拽住真琴的衣服,大声抗议真琴第n次单独行动。

“兰,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改天再带你们去看电影好不好?”真琴抬手看了眼手表,迅速揉了揉莲的头,飞奔出门。

“喂!尼桑!你又耍赖!”兰抓狂,却只能看着真琴飞速离去的背影干跺脚,“每次和哈鲁出去就丢下我们,过分啊过分!”o(>﹏<)o

那边的兰还在生气,这边真琴终于飞奔到电影院门口:“呐,总算是提前两分钟到了。每次周末早上总会听不见闹钟,睡过头果然很麻烦啊。”正庆幸着自己没迟到,却突然看见了坐在休息区的哈鲁。匆匆跑过去,打了个招呼便在哈鲁对面坐下:“哈鲁你又来这么早,吃早餐了吗?”(冷饮店那样的座位唷)

哈鲁点了点头,看着真琴身侧从毛衣里露出的一大截衬衫,迅速从放在桌子上的袋子里拿出一个餐盒放在真琴面前。

“哈鲁?”

“早上不小心多做的青花鱼。”(○` 3′○)

“真的是不小心多做的吗?”看着打开的餐盒里满满的米饭和青花鱼,真琴明知故问。

“不想吃就丢掉好了。”哈鲁扭过头,留下红透的耳朵对着真琴。

“呐呐,我吃啦!”看到哈鲁红透的耳朵,真琴赶紧专心地开始和青花鱼奋战。

哈鲁慢慢挪回脑袋,看着真琴专心奋战的样子,心里碎碎念:这个笨蛋真琴,周末总是睡过头然后不吃早饭,真是个笨蛋,笨蛋。殊不知自己一脸傲娇的模样被时不时瞄向他的真琴尽收眼底。

真琴失笑 o(* ̄▽ ̄*)ブ,咽下最后一口米饭,擦了嘴收好餐盒,从包里拿出一张票,装作无意地递给了哈鲁:“江说她家就住在电影院旁边,所以我委托帮我们买好票了。”

哈鲁拿过票,仔细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肯定地说道:“真琴你一定没有看过这张票吧。”“当…当然!”真琴连忙点头,开玩笑,他自我鼓励了好久才厚着脸皮特意委托江帮忙买的情侣双人座,拿到票就赶紧放在包里今天之前都没再动过,想想是情侣座都已经够让他很害羞了,哪里还可能会有勇气去看那证明他那点小心思的“罪证”。

真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害羞得烧起来了,却又有点担心哈鲁现在面无表情的反应,哈鲁不会生气了吧。想到哈鲁可能生气了,真琴刚准备道歉,哈鲁就把票放在了他的手里:“真琴,我认为你应该看看。”

哈?真琴不解地看了眼电影名字,然后僵直地抬头看向哈鲁背后的宣传海报,最后脸色煞白,嘴唇张了好几次都没发出声音来。怪不得那天江把票给他的时候笑得一脸诡异,怪不得江这几天来一直给自己说她是自己的好红娘,真琴一直以为江只是看穿了自己的感情然后鼓励自己顺便开开玩笑解解闷,原来不仅满足了自己想买情侣座的愿望,还给自己一个尽情丢脸的机会——给自己买了当下众人点评“最吓人最惊悚”的恐怖片!

“哈…哈…哈鲁,我…我们能不能不看电影了。对不起,但我下次一定重新请你看一次电影,对…对不起。”

“买了票怎么能浪费,必须得看。”

“哈鲁?!”

“你要是害怕就闭上眼睛抱着我好了。”

“哈鲁你说什么?!”真琴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自己的听力了。

“我说你要是害怕就闭上眼睛抱着我好了!”哈鲁脸红万分,突地站起身,向真琴伸出了左手,“害怕就现在开始牵着我啦!”

真琴默默地握住那只手,笑得满脸阳光灿烂。

“真是的,”真琴在前面检票入场,哈鲁扭过头躲开检票员暧昧的目光,“看电影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 3′○)




——————我是鱼块的碎碎念——————

二货作者:哈鲁这种货真价实的傲娇孩子其实最会关心真琴了,什么不小心多做的青花鱼之类的都是担心睡过头真琴急着赴约会不吃早餐故意多做以防万一的(*/ω\*)。你看真琴果然睡过头连衣服都没理好就跑出门了,所以果然真遥最棒了什么的,看电影什么的才不讨厌呢!(*/ω\*)

评论 ( 1 )
热度 ( 3 )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