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水

码文小渣手,文艺小渣手,滤镜小渣手。
cn源自“吹皱一池春”.

【绿黄】《残阳》09

超级棒什么的o(`ω´ )o

隐玖百:

  最近有点发抽,以前没写这么勤快过...


  医疗体系参考中国,若有bug见谅嘤。


 


 


 


 


 


  -09

  桑原在很晚才记起来黄濑有托付她联系别人这件事。黄濑的手机密码非常简单,是他的生日。桑原以前就知道黄濑用生日做密码,虽然自己提醒了对方好多遍这样不安全,可黄濑一直用不在意的笑来打发她。

  中午黄濑倒下后,她叫了救护车并用手机给黄濑的大姐打了电话,那个叫黄濑美智子的女人是她唯一认识的黄濑的亲人。

  失去意识的黄濑在救护车内依然咳血,桑原有些愣愣地看着护士调整他的姿势并用仪器吸掉喉中的积血,耳畔是熟悉又陌生的警鸣,狭隘的空间里弥漫着甜腻的气味和药水味,窗外的景色迅雷般向后退去。下车后,除了黄濑从担架上被移动到病床上迅速推进抢救室,以及抢救完毕送入重症监护室的匆匆几瞥之外,她再没有其他的机会多看一眼。桑原从未见过如此苍白脆弱的黄濑,来不及擦拭的血在他嘴角边描摹出浓稠的纹理,他在所有的繁杂忙碌中默默躺着,毫无动静。

  黄濑美智子赶来的时候黄濑已经开始抢救,这个有着披肩金发的女人没有双脚一软瘫倒在地,而是抿紧唇向递给她手术通知书和诊断书的医生鞠了个躬,垂头签上字。随后她沉重地对桑原道谢并坐下,眼里没有焦距地簌簌落泪。她哭得很压抑,几乎听不出任何声响,抱着双臂死死地攥紧那份诊断书,肩膀一抽一抽地抖动。桑原这才感到自己已经情不自禁红了眼眶,一仰头就有温热的液体顺着眼角平缓滑落。

  她看见了的,诊断书上深深烙进眼底的“胃癌晚期”。

  下午过了三点,手术中的红灯转为了绿色,黄濑推离了抢救室。黄濑美智子抬起肿胀的眼睛冲上前问情况,桑原将视线挪了过去却没有动身。被推向监护室的病床最终凝聚成一个模糊的斑点消失在眼前,她依稀听见医生和黄濑美智子的交谈声。

  “......我们在此之前就对黄濑先生进行过肿瘤切除手术,却不幸地发现恶性肿瘤已经无法切除......”

  “我的弟弟还能活多久......”

  “很抱歉,最多两个月,而且他现在暂时还未度过危险期......”

  她无力地低头,不忍再去看黄濑美智子几个小时之内变得憔悴至极的背影。黄濑美智子在问完话后不作声地坐回了桑原身旁,过了会,开口:“凉太应该不希望我把这件事告诉爸妈。”她仿佛平静了些许,接着说:“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有时候会表现得很难过,很沮丧,很有心事,但哪怕你知道了真正的原因去安慰他时,他又笑笑跟你说没关系。”

  桑原没有回话,黄濑美智子接着细若游丝地说:“我难以想象......”尾音断在她咝咝碎裂的抽泣声中,桑原静静地拥抱了一下她。

  桑原想起很多年前,黄濑嬉皮笑脸地在拍摄现场拉着黄濑美智子聊天,被发现的时候他对着自己扬起一抹和煦的笑,说:“嘿,小桑原,这是我姐,亲生的!”他金色的眼底透露着干净纯粹的质地。

  而现在,她试图努力地摆脱这九年间的笑容在心底蔓延开的苦涩,可是悲凉却如同滴入一杯水中的墨汁,慢慢地,慢慢地染黑包裹周身的柔软。桑原想像着那些黄濑美智子难以想象的事物,比如黄濑在几个月前的某一天手颤抖着拿走了医生交给他的检查表,他用恐惧却顽强的眼神安静地扫视完每行冰冷的判决书;比如他在那之后的某一天独自前往了这里进行肿瘤切除手术,在没有人陪伴的准备室穿上朴素干净的病服等待着手术的开始;再比如背着所有人开始进行实际已经爱莫能助的化疗后,他经常性失神并且整天整天地疲乏萎靡。

  桑原没有离开医院,尽管黄濑美智子对她说了很多次她可以先行回去,但她依然留了下来。她也不明白是出于对黄濑九年情份的关心与同情,还是出于那泛滥而出对丧失的恐惧感,亦或是出于内心深处还存留的一丝私人感情。

  手表的指针在休息室里机械转动,滂沱的寂静在封闭的房间内汹涌滔天,仿佛随时准备吞噬淹没她们。傍晚时桑原就近在门诊的病人食堂里买了两份盒饭,她吃了几口,黄濑美智子几乎没有动过一筷子。她阖上眼强迫自己休息片刻,但没有得到一丝的安宁。

  凌晨两点一刻,监护中心的护士进了休息室,“黄濑凉太先生的家人,你们的家属现在暂时脱离生命危险,还需要在加护病房观察七十二小时。”

  桑原稍稍动了动僵硬的手指,被风吹干的泪痕拧得皮肤涩涩的。

  黄濑手机列表里的第一个联系人叫绿间真太郎,桑原犹豫了会还是点开了短信,顿时发现信箱里满满的上千条全是黄濑与对方的信息交流。她抖着手编辑好短信,点击发送,然后摁下待机键递还给了黄濑美智子。

  她记不清什么时候离开的医院。急诊外的街道廖无人烟,晨星黯淡地挂在光秃枝桠上,雨滴纤细可辨,从即将泛白的天际微弱地洒向沥青路面。桑原抓紧风衣的领口,就如同想要扼住梗塞的喉一般。

  步行到家中,她披着淋湿的衣裤和杂乱的发丝,盯着桌上的解约书很久很久,直到窗外的拂晓又展开轮回。她掰掉笔套,用力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评论
热度 ( 22 )
  1. 皱水涵梦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棒什么的o(`ω´ )o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