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水

我爱我先生西谷夕,也喜欢我推们嘻嘻。
noya过激女友粉,极度同担拒否,所以请同担不要来找我说话,谢谢同担。

今天也是甜甜的一天(2)


  距离叶水在斑马线前碰见日向那一大堆男生,一晃眼就过去了一个月。
  这期间,叶水记住了回家的路,她提出不用麻烦花子绕路送自己回家了。花子一开始不同意让她自己回家,后来又送她回家几次后,发现她是真的完全记住路了,也就不再坚持。
  和记路程度一同提升的,是叶水的日语听力和口语水平。在花子慢慢加快语速的培养下,她能够勉强听懂正常语速的日常对话了,也能够勉强不间断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花子鼓励她多和班上其他同学说话,然而只有男生和少数女生愿意搭理她,大多数女生总是对她爱理不理的。
  对此叶水归结为:自己的口语还不够好,她们没有耐心慢慢听自己说话,没办法强求。浑然不知自己是被排斥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又过了两个月,叶水的变得口语偶尔才会出错,听力基本没有问题,但班上还是有一小部分女生对她爱搭不理。
  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是被班上的部分女生排挤了。“我没办法做到被所有人欢迎的。”叶水告诉自己,但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失落。
  直到花子邀请她一起出去玩。
  “小水,你愿意明天下午和我一起去县体育馆,看我们学校排球部的比赛吗?”花子在周五放学后对叶水发出了邀请。
  这是叶水来到日本后,第一次有人约她出去玩。那些被排挤的失落瞬间都被抛在脑后,她当即应下,兴奋地和花子敲定了时间。

*

  第二天下午,两人在县体育馆门口碰了面。
  “花子你穿这条裙子好漂亮!”叶水第一次见到不穿学校制服的花子,被淡妆配长裙的花子惊艳了。
  花子谦虚地摆摆手:“没有小水你漂亮啦。”
  两人边商业互吹,边走进了体育馆。等两人都走到了观众席,叶水才忽然想起了自己疑惑了一整晚的事情:“花子,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要来看排球赛?”
   花子的脸瞬间红透了:“为了来看日向啦……”
   “日向君?”叶水这几个月一心都扑在提高日语口语和听力上,显然没有注意到还有这回事,“原来花子你喜欢日向君吗?”
  “是的,超喜欢他的!日向是我们学校男子排球队的副攻噢!”提到自己喜欢的男生,花子表现得非常兴奋,眼睛亮亮的。
  “果然全世界的女孩子,在提起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眼睛里的喜欢都是藏不住的。”叶水感慨道。
  “哪个女孩子能藏的住呀,”花子嘻嘻笑着,领着叶水在某个区的观众席铁栏前站定,伸手指向下面的球场,“你看,日向他们就在这儿比赛!”
  叶水顺着花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场上的男生竟然都很眼熟。她把这个想法给花子说了,谁知花子竟然道:“你的确见过他们呀。几个月前我们回家的路上碰见日向的时候,日向身后那一大堆男生,就是他们排球部的部员。”
  不给叶水回答的时间,花子兴致勃勃地给她介绍起了下面的男生:“你看——1号是泽村前辈,2号是菅原前辈,4号是西谷前辈,5号……”
  “诶,我午休的时候见过那个4号前辈好多次。”叶水惊讶道,“他经常来我们班找日向。”
  花子点头:“西谷前辈这两个月,的确经常来我们班上找日向,光是上个星期就来了四次。”
  叶水更加惊讶了:“一个星期就来找了四次吗?那他和日向感情真是好呢。”
  “嗯…应该很不错吧。”花子语气不太确定道。
  两个女生自顾自聊得入迷,没有注意到比赛场地上已经掀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西谷前辈,是叶桑!”日向指着看台,大声地喊道。
   月岛嘲讽道:“日向你这么大声,不怕当事人听见了西谷前辈尴尬吗?”
   “是吗,”日向一惊,大声道歉,“西谷前辈对不起!”
   “这么大声也会引起上面注意的吧?”大地在一旁扶额。菅原和东峰安慰道:“后辈有活力一点也是件不坏的事。”
   “话说回来,为什么那个中国女孩会来看我们的球赛,她应该压根不认识西谷前辈吧?”影山突然发问。
   “噗嗤——”月岛喷笑,“真不愧是能一招击溃对手心理防线的王者呢。”闻言影山就炸了毛,冲上去就要和月岛干架,菅原和东峰忙上前劝架。
   一群男生闹作一堆,只有同是清水吹的田中发现西谷有些不对:“西谷从刚刚就开始盯着看台一声不吭。”一群人停了打闹,看着田中跑到西谷旁边:“嘿,西谷你怎么了?”
   西谷在大家的注视中转身,眨了眨眼,突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我只是在想……她真的好可爱啊。”
   在场众人:???
   “是我眼花了吗,我看见西谷不好意思了……”大地眼神空洞道。
   菅原眼神空洞地回答:“你没有眼花,我也看见了……”
   东峰突然感性道:“果然,只要坚持活着,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见证的。”
   “这时候就不要感性了啊!”众人齐吼。

评论 ( 6 )
热度 ( 5 )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