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水

我爱我先生西谷夕,也喜欢我推们嘻嘻。
noya过激女友粉,极度同担拒否,所以请同担不要来找我说话,谢谢同担。

今天也是甜甜的一天(3)

  球场上的吼声成功吸引了叶水和花子的注意力,两人停止了对话,齐齐往球场看去。
  这一看,正好和排球队的男生们目光撞上了。
  “日向!”花子冲台下挥手。
  “班长!叶桑!”日向活力十足地冲两个女生挥手,“你们是来给我们加油的吗?”
  “是的,专门来给你加油。”花子悄悄换了代词,“一定要赢哟!”
  日向说“好”,接着喊道:“叶桑,你也是来给我们加油的吗?”
  叶水没想到日向会问到自己身上,愣了愣赶紧给出了个文不对题的回答:“我和班长一起来的!”
  日向想了想她的话,自觉理解了:“那肯定也是来给我们加油的,我们一定会赢的!”
  花子配合地又喊了一声“加油”,叶水挤出一个笑容,满心只有一个想法:我刚刚那是什么回答,太差劲了,还好日向君情商高帮我圆回来了。
  这厢叶水对日向的情商水平产生了误解,那厢西谷已经成了众人调侃的对象。
  “西谷,那个女生说的可是给我们所有人加油,不是特意给你加油呢。”田中拍得西谷的后背啪啪作响,幸灾乐祸地大笑。
  月岛跟着在西谷心上插一刀:“一般女孩子都会喜欢帅气的主攻手或者副攻手吧。”
  西谷还没说话,影山抓住机会反驳月岛:“及川前辈是二传手,也很受欢迎。”
  月岛淡定回怼:“他这么帅当然了,如果是你的话,嘁——”
   “月岛!”影山气势汹汹地冲过去,场面一度变得非常混乱。
   “都,给,我,安,静。”大地把混乱的众人拨开,咬牙切齿道,“比赛马上开始了——都给我去好好准备!”
   “好的!”混乱的众人瞬间变得无比老实,各归各位,没有人敢继续调侃西谷。
  收拾完调皮捣蛋的队员,大地一巴掌拍在满脸欲言又止的西谷后脑勺上:“既然自己有好感的女孩子都到体育馆来观赛了,那么就给我打起精神来,打一场帅气的比赛让她认识你。”
  西谷眼睛一亮:“是!”
  他转头看向看台,叶水正沉浸在自己方才的失败回答中无法自拔。
  “现在不认识我也没关系,”西谷想道,“我会让你记住我的。”
  “西谷,集队了!”大地喊道。
  西谷奔向整列的队伍:“来了!”

*

  这一场比赛是乌野对战青叶城西。
  乌野打得很艰难。
  叶水担心地看着“1:1”的平局记分牌:“打得太艰难了。”
  花子表示赞同:“分差完全拉不开。”
  球场上,比赛的两队人马分别围在各自的等待席旁,听教练指导。
  叶水的视线飘向乌野的队员,最后在西谷认真的侧脸上停下,犹豫了一会儿,她问花子:“花子,4号自由人的名字叫什么?”
  “我只知道他姓西谷,”花子反问道,“怎么突然想起问他的名字?”
  叶水抿嘴:“因为觉得他真的好厉害啊。”
  “诶,我也觉得他很厉害,接球水平好高,”花子连连点头,“刚刚那两局,好多我以为要落地的球,都被他一下子接起来了。”
  叶水摇头道:“不仅仅是接球方面的厉害。”
  “那还有什么方面厉害?”花子不解道。
  “他接球的时候,好多次都砸在了地上。第一局的时候他右边小腿就红了一大块,你看,现在开始泛青了。但是他完全没提这码事,需要他接球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地扑上前去,”叶水伸手指了指西谷,眼神落在他的球服号码上,声音渐渐染上了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温柔,“很厉害,能有这样的意志力和责任感。”
  花子看她这副模样,笑了笑,轻声附和:“嗯,很厉害。”
  两人一时无言。
  半晌,叶水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有多么煽情,双颊通红,想解释清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我就是……”
  花子也不打断她,一言不发,只是含笑看着她。
  叶水被这么看着,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词,不由得泄气,没有任何说服力地小声道:“我就是觉得他很厉害……”
  花子不再逗她,哈哈笑着拍拍她搭在栏杆上的手:“我知道啦,知道啦,很厉害。”
  叶水张了张嘴,最后只憋出一声“嗯”。
  两个女生言语间不过几分钟,第三局比赛就开始了,于是两人停止了闲谈,专心地看起了比赛。
  第三局比赛战况胶着。
  拉锯战的回合比前两局都多了不少,不停的接球和进攻,使双方球员的体力消耗都很大。即使在是在看台上的观众,都能看见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球员的脸颊滑落。
  比分差距一直拉不开,连续得分非常困难。乌野好不容易追到deuce,却一直无法取胜,只能眼睁睁看着双方比分一步步奔向30。
  “乌野加油!”花子大喊。
  叶水紧紧握着看台的栏杆,目不转睛地关注着球场上的动向。
   乌野31分,青叶城西32分。
   叶水把双手围成喇叭的模样,放在嘴边,学着花子喊道:“乌野加油!”
   花子紧跟着喊了一声:“乌野加油!”
   轮到青叶城西发球,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们的二传手要发一个宛如扣球的发球时,二传手却发了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前排发球。
   球轻飘飘地落向球网前的地面,与之前的发球相比,这个发球的攻势是那样缓慢。可这缓慢的攻势,却沉重到压得人喘不过气。
   就在球即将落地的那一刻,大地一个飞扑将球救起,影山将球传给东峰,东峰抓住机会一个猛扣——
   却被对方接住,以破竹之势扣了回来。
   乌野拦网失败,球直直冲向地面——田中接住了。
   乌野的指导老师小武爆发出叫好声:“接住了!”
   然而接着乌野的进攻又被对方接下,被狠狠回击——
   那一瞬间叶水觉得世界都失声了,眼前的场景都变成了慢动作:只看见排球掠过了高网,旋转着落向球场土黄色的地板,一点、一点的接近地面,也一点、一点地让人逐渐沉溺于失败的绝望。
   “唔啊啊啊啊——”众人几近绝望之时,西谷伴着一声怒喝,接住了球。
   “接住了啊啊啊啊!”花子拽着叶水发出庆贺的尖叫,叶水也忍不住心绪沸腾了起来。
   乌野抓住机会,发起猛攻。
   影山毫不犹豫的转球:“日向!”日向毫不犹豫地起跳,挥手——
   “日向加油!”花子捂嘴尖叫。
   球被拦下,落地。
   乌野31分,青叶西城33分。
   青叶城西的应援方阵爆发出了巨大的叫好声。花子的尖叫声被捂灭在了嘴里。
   “输了吗?”花子不确定地问道。
   叶水没有回答。
   她看见乌野所有队员低垂着头,她听见花子在自己耳边发出啜泣声。
   她看见乌野所有队员整队一齐向自己这儿鞠躬,她听见他们感谢自己的加油。
   她看见自己和花子一起朝乌野队员深鞠躬,她听见自己和花子对他们说“你们很棒”。
   她看见乌野所有人黯然离去,她听见自己的内心说:
   他们是英雄,每一个人,都是热血澎湃坚持到最后一刻的英雄。
  

评论 ( 5 )
热度 ( 5 )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