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水

我爱我先生西谷夕,也喜欢我推们嘻嘻。
noya过激女友粉,极度同担拒否,所以请同担不要来找我说话,谢谢同担。

今天也是甜甜的一天(4)

  球赛输了。
  一连好几天,日向上课都心不在焉的,没了平时活力十足的模样。西谷也没有再来过班上,日向的注意力无法得到分散,状态便旁人可见地消沉着。
  花子很担心,换着方式上前安慰了好几次,都以无果告终。然而还没等日向恢复,花子所在的合唱团却要离校去参加比赛了。
  临行前的几晚,花子都没有睡好,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个勉强算办法的办法。
  在提前征得叶水同意后,出发的当天,花子找到了日向:“日向,我要跟着合唱团出去比赛,估计下周才能回来。平时都是我和小水一起吃午饭,我走了她就得一个人吃饭了,所以能麻烦你,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带她一起吃午饭吗?”
  “是要我照顾一下她吗,”听见有人需要自己照顾,日向答应得很干脆,打起了点精神,“没问题,你放心吧。”
  看到日向像预想中的那样,因为要照顾别人而有了精神,花子放心了些许,又交代了日向一些叶水的习惯,才整理好东西离去。
  到了中午午休的时候,日向果然很守诺地邀请叶水一起吃午饭。叶水抱着装着便当和水的袋子跟在他身后,不过才走出教室,日向就停了下来。叶水刚想问怎么了,就听见日向道:“西谷前辈,你来啦!”
  叶水听见一个男声道:“来了!”
  “那我来介绍一下吧,”日向说着往旁边挪了一步,侧身让西谷和叶水两人面对面,接着他介绍道,“西谷前辈,这位是叶桑。叶桑,这位是西谷前辈(さん)。”
  日向话音刚落,西谷就笑得无比帅气地打起了招呼:“叶桑你好。”
  叶水被他笑得晃神,愣了愣才出声道:“西谷前辈(せんぱい)好。”
  西谷顿时笑得更加灿烂,连连摆手:“不用叫前辈(せんぱい),叫我西谷就可以了。”
  “好。”叶水乖巧应下。
  日向适时问道:“叶桑,你介意西谷前辈和我一起吃午饭吗?”
  叶水突然见到自己有些欣赏的男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但是连忙摇头:“不介意的!”
  “那我就打扰了,”西谷飞速接话,不给叶水任何反悔的机会,“叶桑你想去哪里吃午饭?”
  “她一般都和班长去高三的天台上吃。”日向立马回答,自以为活络了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浑然不知自己破坏了西谷的搭话。
  西谷瞟了他一眼,锲而不舍地换了个问题问道:“叶桑今天想去哪吃午饭?”
   叶水局促地笑笑:“去哪儿都可以的。”
   “那就按叶桑的习惯,去高三天台吧!”日向积极地替所有人做了决定,率先走向高三的天台。
   西谷没有反驳,直接跟上了。叶水不好多说什么,跟在西谷后面一齐走向高三。两人跟在日向后面,渐渐地,西谷步子越走越慢,最后变成了和叶水并肩而行。
   西谷感觉时机还不错,便微微抬头,挑眼看向叶水问道:“叶桑,你打算来日本留学几年?”
   这猝不及防的挑眼,带着特有的利落和帅气,让叶水瞬间羞红了脸:“暂时没有回国的打算…”
   太可爱了!
   西谷佯装镇定地点点头,将头扭向另一边,飞速伸手抹了把脸,又深吸了口气,才勉勉强强把自己抑制不住的笑容压下。
   菅原前辈在自己问他“怎么正确和女生相处时”说过,不能在女生面前笑得太过,否则会吓到女生的。
   西谷将菅原的告诫在心里反复温习,好容易控制住了面部表情,才将头转回:“那就是一直都会留在日本了?”
   叶水笑了笑:“嗯,会一直留在日本。”
   西谷本以为叶水只是来日本留学深造,谁知竟没有回国打算,一时间不由得喜出望外,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叶水纠结了一下自己是应该喊“西谷前辈(さん)”还是直接喊“西谷”,最后决定遵从西谷刚刚让自己直呼他姓的话:“西谷,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日本留学的呀?”
   她直接喊我“西谷”!
   西谷脑中“轰”地一声炸了,蜂拥而至的兴奋和激动,让他恨不得立马做几十组来回冲刺,又恨不得抓住日向的肩膀欢呼炫耀。
   可叶水正在问他问题,他没办法做来回冲刺,也没办法欢呼炫耀,他只能把双手在叶水注意不到的地方狠狠攥紧,努力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尽量平静地回答道:“之前我有问过日向。”
   叶水还想问,为什么他会问日向关于自己的问题,但理智告诉她,这种事情不适合第一次见面就打听。
   以后再慢慢弄清楚吧。叶水这么想着,面上便只是简单地表示自己明白了。
   西谷又问起各种关于中国的问题,叶水十分配合地作答,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间十分和谐。
   日向难得通透一次,一路上一言不发,等到了已经有十四、五个人的高三天台时,才出声询问:“我们坐哪儿?”
   西谷一心只想继续和叶水说话,偏头状似思考了一瞬,不过也仅仅是一瞬后就敷衍道:“都可以。”
   日向觉得还是要征求一下叶水的意见,毕竟自己答应了花子要照顾叶水的,于是他又问叶水:“叶桑你有什么想坐的地方吗?”
    叶水不喜欢处在众人包围中,正暗暗担心两个男生会选择坐在天台中间的区域,日向这一问,让她顿时安了心:“坐那边可以吗?”她指的是天台仅剩的没人的边缘,周围虽然还是有几个人,但远比坐在中间区域要不引人注意。
   日向表示没问题,带着身后的两人走到了叶水指的位置。
   西谷没想到叶水对坐的地方会有要求,他忍不住问道:“叶桑是不喜欢坐在人群中吗?”
   叶水正准备取出袋子里的餐布,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对…总觉得在人群中被太多人包围的话,会很拘束。”
   “这样啊。”西谷暗暗记下,边说边从自己装便当的口袋里取出了一块印满兔子的粉色餐布,铺在了地上。
  日向目瞪口呆:“西谷前辈,原来你喜欢这样的餐布吗!”叶水的脸上也写满了意外。
   看见他俩的反应,西谷表现得比他俩更加意外:“叶桑是女孩子,总不能男生一样直接坐在地上,所以我就去找班上的女生借了一张餐布。有什么问题吗?”说完他低头看了看地上充满了少女心的餐布,接着又抬起头来看向叶水和日向,满脸不解。
    “西谷前辈你真是太体贴了!好帅!”日向被西谷的贴心感动了,只差泪眼朦胧。
    叶水被日向夸张的反应吸引了注意,没有细想西谷话里的不对劲。她默默把手里的餐布放回了袋子里,取出三个便当盒放到餐布上,笑着捧场:“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坐在餐布上开始吃午饭了。”
    日向和西谷显然对吃饭这件事非常有热情,顷刻间就落座吃起了便当。
    “叶桑你不吃吗?”日向呼哧呼哧扒着饭问道。
    “马上就吃。”叶水将自己的三个饭盒打开又关上,一个个确认里面的内容,最后打开其中一个,推到三人中间:“这是我妈妈做的糖醋排骨,就是用白糖和醋做的排骨,特意让我带来给同学吃的,你们要试试吗?”
     “要!”日向毫不客气地伸出筷子。
     西谷边夹边问:“这是中国料理吗?”
     “是的,”叶水紧张地看着他们把排骨送进嘴里,“花子之前说糖醋排骨是她最喜欢的我妈妈做的菜,所以我想可能这个能最合日向君的口味,就让我妈妈做了这个。”
     日向没注意到叶水说漏了嘴,还没咽下就激动高呼:“好吃!”
     西谷警惕地听出了其中关窍,夸了一句“好吃”后,凑近叶水小声问道:“为什么会想到合不合日向的胃口?”
     叶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脑中一时百转千回。
     如果照实交待,会暴露花子的心意,还不得不提到输掉的比赛,在西谷和日向的伤口上又撒上一把盐。
     可如果不说实话,就成了撒谎,事后要是西谷知道真相了,自己在他眼里就成了一个小骗子。
     两个想法在脑中拉锯,叶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偏偏西谷不懈地追问:“为什么?”
     叶水把心一横。
     于是西谷就看见,叶水低头打开饭盒,把饭菜塞进嘴里,然后弯了弯眉眼,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示意自己不方便说话。
     西谷被叶水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叶水为什么不回答。他看看叶水,又看看日向,脑中突然闪现过不好的猜测,他瞪大了双眼道:“叶桑你不会是喜欢日向吧?”
     “咳咳咳咳咳……”叶水被这惊悚的问题吓得饭菜呛进了气管里,咳得眼泪止不住地流。西谷手忙脚乱地给她拍背,看到她的眼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致力于消灭糖醋排骨的日向也被吓了一跳,忙放下饭盒冲下楼去给叶水买矿泉水。

     咳嗽的时候,叶水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西谷这是什么惊世骇俗的想法,看来这件事必须得说清楚。
     叶水咳嗽的时候,西谷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菅原前辈说,喜欢一个女生就要学会祝福她。可是如果叶水真的喜欢日向的话,自己一点都不想祝福叶水和日向在一起。
     自己该怎么说呢?叶水很愁苦。
     自己该怎么办呢?西谷也很愁苦。

评论
热度 ( 6 )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