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水

我爱我先生西谷夕,也喜欢我推们嘻嘻。
noya过激女友粉,极度同担拒否,所以请同担不要来找我说话,谢谢同担。

今天也是甜甜的一天(5)

停下咳嗽后,叶水确认日向不在,还没转头和西谷对上视线就赶紧道:“让日向君带我一起吃饭的主意,是我们班的班长出的啦。”
  西谷自然地接道:“我知道呀,日向给我说了,你们班班长拜托他照顾你。”
  “日向君什么时候给你说的?”叶水终于意识到了西谷话中的不对劲,转头看向西谷。
  西谷刚刚着急给叶水拍背顺气,姿势还没来得及调整:右手撑着地面,左手搭在叶水背上,脸朝着叶水的方向。叶水这一转头,带动身体直接轻轻撞入了西谷怀里,脸与脸之间只剩不过一拳的距离。
  瞬间两人都涨红了脸。
  叶水率先把头扭开,西谷视线里只留下她通红的耳朵。此时此刻,菅原前辈“说话不要打直球”、“回答问题时过一过脑”的所有教导,统统被西谷抛到了脑后,他老实答道:“日向课间的时候来找过我,我听说能和你一起吃午饭,我就来找你们了。”言语中饱含着直白的喜欢。
  叶水自然领会到了他话里透露出的含义,双颊如同火烧,连白皙的脖子都染上了薄薄的红色。见她这副模样,西谷心中直呼可爱,恨不得伸手捏捏她小巧的耳垂。不过好在他还有理智,生生把这失礼的冲动忍下了。
   “西谷前辈,我买水回……”日向拿着矿泉水狂奔回天台,入眼却是西谷半抱着叶水的场景,后面的“来了”两个字已到嘴边,又被他硬生生憋回了嘴里。
   叶水慌张地站起,脱离了西谷的怀抱。西谷压下心头的可惜之情,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俩刚刚站起来,日向身后就涌出好几个人,边跑边喊:“清水桑你快来看看有没有事。”
   “大地前辈,菅原前辈,东峰前辈,还有……清水前辈,”待看清来人,西谷疑惑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没有人理他。大地指着叶水催促清水洁子道:“清水桑你快看看,这孩子脸这么红,是不是呛得血液不畅通了?”清水洁子应声快步上前,拉着叶水开始检查情况。
  清水洁子快速检查了一遍,确认叶水嗓子并无大碍,脸这么红也不是因为血液不畅通后,温柔地低声问道:“叶桑,是不是西谷君给你说了什么,让你害羞了,脸才这么红?”
  叶水被清水洁子的美貌惊艳,没有听清楚清水洁子到底说了什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清水洁子无奈,出于好心帮西谷解释道,“西谷君几个月前就开始打听你的消息,排球部每次练习,都能听见他和日向君在讨论关于你的事情。他表达情感的方式一直都…嗯…比较直接,如果有冒犯了你的地方,你多多体谅。”
  这次叶水听清楚了,双颊上的灼烧不灭反旺,她忍着熊熊燃烧的羞意点了点头,不让清水洁子面对无人应答的尴尬。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清水洁子温柔笑道。
  菅原见清水洁子露出笑容,估摸着应该没事,扭头问西谷:“那个女生是怎么呛到的?”
  西谷不愿意回答。
  菅原诱哄他:“日向都给我们说了,你确定这么甜蜜的事情不想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西谷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菅原:“她呛着的原因一点都不甜蜜。”日向用同样的眼神看着菅原:“菅原前辈,我刚刚就给你们说了,我在吃饭,不知道叶桑为什么呛着。”
  菅原一脸绝望,东峰拍拍他:“他俩把你当傻子了。”
  大地憋笑,努力作出严肃状:“既然都在这里相遇了,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不好,”西谷表示强烈抗议,“我好不容易才能和叶桑一起吃饭,这么多人就失去独处的特殊感觉了!”
  大地不搭理西谷的抗议,径自问日向道:“日向,那个女生还没有加入社团吧?”
  日向回答道:“班长说,叶桑因为刚来的时候对日本的什么都不太熟,就没有加社团。”
  大地点点头,接着打断了西谷不休的抗议:“你想让她加入排球部吗?”
  西谷顿时停了抗议,双眼放光:“想!”
  大地拍了拍西谷的背:“清水最近一直在找新的经纪人,但没加入过社团的高一生太少了。正好,你让我们一起吃饭,我们负责帮你把她邀进排球社。”西谷疯狂点头。
  大地接着道:“那如果我们现在要和她说上话,你是不是就该告诉我们,刚刚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要一定要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西谷不解。
  大地严肃道:“因为我们是因为她呛到才来的。”
  西谷开始思考大地话中的逻辑性。
  东峰感慨万分地小声道:“菅,大地这才是真正的诱拐啊!”
  菅原表示不想说话。
  正如东峰感慨的那样,一根筋的西谷并没有发现大地的别有用心,过了一会儿道:“我问她是不是喜欢日向,就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除了西谷外的人全部呛着了。
  “为什么西谷前辈会有这样的疑问!”日向震惊。
  西谷挠头:“我还没有弄清楚,暂时没办法解释。”
  大地示意日向不要再问,深吸一口气,对西谷的诚实表达了肯定:“我们知道了,现在就有话题可以搭话了。”
  “我觉得这个话题,这辈子都不可能用上了。”东峰小声吐槽。
  菅原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和这群人说话了。
  这边闹腾不已时,清水洁子那边已经说服叶水,下午放学后来排球社看看了。
  “那就下午见啦,让日向带你一起去。”清水洁子和叶水道别。
  “好的!”叶水一激动,就控制不住地深鞠躬,“清水前辈再见。”
  清水洁子忍不住笑了,轻轻把叶水的身子扶正:“叶桑,和任何人日常说话,是不用深鞠躬的。前辈、长辈交待你比较重要的事情,或者受到任命,或者表达感激的时候,才需要鞠躬,知道了吗?”
  叶水懵懵地点头。
  清水洁子被叶水这副模样弄得内心一阵柔软,揉揉她的头:“即使你不加入排球部,以后有不懂的问题也可以发消息来问我。”说完她拿出手机柔声问道:“我可以加你的line吗?”
  叶水匆匆在身上找了一遍,才想起手机放在教室里了,窘迫道:“前辈对不起,我的手机没有带在身上!”
  “没事的没事的,下午你来排球部的时候,记得带上手机可以吗?”清水洁子安抚道。
  叶水连声道“好”。
  清水洁子揉揉叶水头顶:“下午见。”
  “下午见。”叶水目送清水洁子示意高三的几个前辈一起离去,最后天台这一块地方,又只剩下了西谷,日向和她三个人。
  “说好了要让叶桑进排球部的呢?”西谷对高三众人的突然撤退感到迷茫。
  听到西谷的疑问,日向道:“大地前辈让我下午带叶桑去排球部。”
  西谷问:“什么时候给你说的?”
  “我们冲上楼来的路上。”
  我又被坑了。西谷疯狂蹂躏日向的头发:“你为什么刚刚不告诉我?”
  日向惨叫:“我怕自己一开口,就想问你和叶桑刚刚到底在干嘛,两个人的脸都这么红。”
  西谷停下手上的动作,严肃地嘱咐日向:“不许问,也不许给其他人说。”
  “哦,好。”日向老实巴交地应下了。
  “那个……”叶水在旁边看着西谷和日向打闹,终于忍不住道,“我们还继续吃饭吗?”
  “吃!”日向把矿泉水塞到西谷手里,自顾自地坐下开始疯狂扒饭。叶水看了看西谷,欲言又止。
  “我也吃,”西谷和她视线对上,把矿泉水拧开,递给了她,“喝点吧,你刚刚咳得这么厉害。”
  叶水接过矿泉水,耳尖又染上粉色:“谢谢。”
  西谷扫了眼专心吃饭的日向,轻声对叶水道:“对不起,冒犯你了。”
  “没事啦。”叶水耳尖愈发变红,西谷正经的道歉让她再一次感受到这个人的责任感,心跳渐渐加快。
  听见叶水说“没事”,西谷清了清嗓,红着脸问道:“那我以后还可以和你一起吃中饭吗?”
  “啊?”叶水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西谷盯着叶水的双眼,重复道,“我以后还可以和你一起吃午饭吗?”
  叶水避开他热烈的目光,以免自己心跳超速,声如蚊吟地回答:“可以。”
  “太好了!”西谷欢呼,笑容染上午间阳光的灿烂。

评论
热度 ( 4 )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