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水

我爱我先生西谷夕,也喜欢我推们嘻嘻。
noya过激女友粉,极度同担拒否,所以请同担不要来找我说话,谢谢同担。

今天也是甜甜的一天(6)

  午饭结束后,西谷把叶水和日向送回班上。
  整整一个下午,叶水都处在走神状态,虽然老师写在黑板上的笔记一字不落地全部抄了下来,但是老师说了什么基本都没有印象。
  日向来喊她一起去排球部时,她正揉着眉心闭目养神。
  “叶桑你怎么了?”日向问道。
  “没事。”叶水摇头,迅速收拾好东西,跟着日向一起去了排球部专用的体育馆。
  刚走出教学楼,叶水就看见清水洁子已经等在了体育馆门口。清水洁子笑着迎上来,领着她走进体育馆。
  “砰砰”的排球撞击声充满了整个体育馆。
  “泽村,叶桑来了!”清水喊道。
  闻声,大地停下练习的动作,走到清水洁子和叶水身边招呼全体成员:“全体集合!”
  十几个男生在大地面前集合,普遍高大的身影被场地上方的灯一照,叶水顿时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这些人怎么都这么高,集合起来像要打群架一样。叶水暗自想到,不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西谷不在集合队伍里这件事上。
  清水洁子不知道叶水的内心活动,揽着叶水的肩给大家介绍道:“这是来排球社体验经理人一职的叶桑,希望大家能在她体验过程中多多照顾她。”
  “好!”一众男生齐声吼道。
  大地拍拍手:“继续去训练吧。”众人作鸟兽散。
  叶水疑惑道:“我不需要自我介绍一下吗?”
  大地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明显是在忍笑:“不用了,大家都认识叶桑的。”
  清水洁子瞪了大地一眼,大地捡起地上的球赶紧溜去练习。大地走远了,清水洁子才低头对叶水温柔道:“你还记得我中午给你说的,西谷君总是和日向君打听你的事情吗?”
  叶水腾地红了脸:“记得的。”
  清水洁子抬手将长发拢到耳后,委婉道:“日向君藏不住事,每次他们训练完一起回家,在路上远远地看见你,日向君就会很兴奋地冲着西谷君喊你的名字。所以大家就……”
  叶水狠狠闭了闭眼,阻止了清水洁子继续往下说,羞愤欲绝:“我知道了,清水前辈,拜托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
  清水洁子中午时候已经感受到了叶水脸皮之薄,领着她到球场最边缘站定,远离一众练习的男生,体贴地另起话题,聊起了经理人平时应该做的事。
  叶水一开始还觉得脸上烧得厉害,心里也惦记着西谷不在的事。不过慢慢就全身心投入了和清水洁子的聊天中,认真记起了清水洁子交待的细节,后来更是被清水洁子说的排球队众男生干过的糗事逗得频频发笑。
  “我第一次看见清水话这么多。”大地扣完球,退到场边,和早一轮扣完球的东峰聊了起来。
  东峰道:“社团里之前都是男生,估计清水也被憋坏了吧,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可以说话的女生,她话多也算正常吧。”
  大地呵呵笑:“不过田中倒是很落寞,西谷不在的时候他说了好多次,说没有人一起吹洁子小姐,自己一个人吹起来没有劲了。”
  东峰感慨道:“谁能想到西谷真正喜欢一个人,会这么小心,花了两三个月去打听别人的喜好和情报。我还以为他会像对清水一样,厚着脸皮就直接上呢。”
  “真正的喜欢和口头上的好感区别挺大的,”大地也感慨万分,“不过谁又能想到,西谷竟然会为了追女生去找菅原取经。”
  “取什么经,我怎么没听说过?”
  大地说起来就觉得好笑:“他去问菅原该怎么和女生相处。”
  “西谷也没做错,我们当中能经常和女生说上话的,也就是菅原了吧。”东峰点头。
  大地还想继续接话,却听见乌养教练大吼:“泽村和东峰,你们俩是来体育馆练习聊闲话的吗!”
  大地和东峰一溜烟窜进了球场:“对不起!”
  叶水注意到了大地那边的动静,被乌养教练凶神恶煞的模样吓了一跳,小声问道:“清水前辈,那两位前辈被这样骂,不会生气吗?”
  清水也听见了乌养教练的吼声,摇摇头表示没事,想了想,干脆顺势给叶水介绍起了在场的人:
  “叶桑你看,那个浓眉大眼的就是队长,高三的泽村大地。”
  “那个长头发扎着辫子的,是队伍的王牌,高三的东峰旭。”
  “黑头发,看起来很高冷,正在传球的那个,是高一的影山飞雄。”
  “那个戴眼镜,个子很高的是高一的月岛萤。”
  “那个正在练发球的是山口忠。”
  “那个正在从对面仓库往外推白板的是西谷夕和日向翔太……他们把白板推出来干什么?”
  随着清水洁子的话音,叶水也往对面看去:
  只见西谷和日向推着白板,他俩身后是拿着厚厚一沓资料的小武老师。然而刚刚把白板放好,小武老师还没来得及开口喊集合,看见了叶水的西谷已经穿过球场跑到了叶水的面前:“叶桑!”
  叶水看见他,就忍不住想到众人如何看自己,脸上一阵火烧,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清水洁子估摸着自己不适合继续在场,悄悄从叶水身边退开了。
  叶水不答话,西谷也不气馁: “日向说叶桑来了,我来看看叶桑。”
  “我有什么好看的……”叶水小声嘟囔。
  西谷没有听清:“叶桑你说什么?”
  叶水瞬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说什么!”
  “咳咳,”大地站在西谷背后清了清嗓,“小武老师喊集合了,西谷先过去集合。”
  西谷不乐意让大地和叶水单独说话,任大地说多少次让他先去集合,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盯着叶水。
  大地甘拜下风:“叶桑一起过去,行了吗?”
  “那大地前辈为什么要让我先过去?”西谷揪着大地刚刚说的话不放。
  因为我想帮你说好话。大地无奈极了,又不能实话实说,只得道:“口误,口误行了吗?”西谷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叶水意识到自己这时候必须说些什么:“那我们一起过去集合吧。”
  西谷这才挪步,紧紧跟在叶水身边一起走向小武老师。
  “还没有在一起西谷就表现出这么强的占有欲,这要是叶桑被他这占有欲吓跑了,可怎么办?”大地苦恼极了,边跟着走边发愁。
  不过小武老师接下来宣布的事情让他暂时放下了这份愁苦:小武老师争取到了春假为期一周的东京远征机会。
  “这件事需要先争取你们的父母同意,父母都同意了,我们才能安排住宿和行程。”说完,小武老师放下白板笔,开始分发需要父母签字的同意书。
  当小武老师把印有叶水名字的同意书发到她手里时,叶水有点吃惊:“竟然连我也有吗?”
  大地马上回答道:“毕竟中午叶桑答应了要来感受一下经纪人的生活,所以下午打印的时候,追加了叶桑的一份。”
  “但小武老师在仓库里不是说,这个表是上午就打印好了的吗?”西谷疑惑道。
  众人倒吸一口气:预谋已久帮傻子西谷把叶水骗进部的事,要暴露了。
  大地面不改色地救场:“小武老师说错了。”
  西谷信了,“哦”了一声不再吭声。叶水也信了大地的说辞,道谢后没有多余的疑问。
  众人正要松一口气,就听见西谷直白地当着众人问道:“叶桑你想去吗?”
  众人一口气又提了起来。
  大地用眼神情绪激动地质问菅原:你不是教了他怎么和女生相处的吗?
  菅原委屈万分:我教了啊,教了还不止一遍!
  危急时刻,清水洁子挺身而出,不等叶水感到尴尬就接下了这个问题:“这种事女孩子肯定都要先问问父母才能决定的。”叶水认真地跟着点头,浑然不知自己和一场尴尬擦身而过。
  “有道理。”西谷被清水洁子的答案和皱水的表态说服了,没有再说其他话。
  众人总算把提着的那口气吐了出来。
  小武老师又解答了部员们提出来的几个问题,确认大家都没有问题了后,把场地还给了乌养教练。乌养教练一看时间已经不早,干脆直接解散放大家回家。
  西谷第一时间冲到了叶水面前,清水洁子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我送叶桑回家,大地有话给你说。”
  大地立即配合地和菅原一起把西谷架走了。
  “走吧,我送叶桑回家。”清水洁子笑得无比温柔,心里只盼望大地他们好好地重新教教西谷,如何和女生相处。
  叶水不知道排球部的老父亲们为了西谷和自己的事,操碎了多少心。她被清水洁子温柔的笑容蛊惑,拿着东西就开心地跟着清水洁子走了,甚至忘了要和众人道别。
  等到清水洁子带着叶水走远,大地把体育馆的门一关,一众男生围着西谷开起了批斗会:
  “你说,你是怎么做到,能当着这么多人直接问女生要不要一起出去的?”
  “还没有在一起你表现出这么强的占有欲干什么,会吓跑叶桑的啊!”
  “你怎么能直接问一个女生'你不会是喜欢xx'这样的问题呢?”
  “教过你多少次了,和女生说话要过脑!”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说得西谷根本找不到机会开口。好不容易大家都说累了,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西谷抓住这个空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是,如果我什么都不按照自己地本能去做的话,那她即使喜欢我了,喜欢的也不是真正的我啊。”
  众人:我竟然觉得西谷说的有点道理。
  老父亲大地丝毫不为西谷的歪理所动,说起了大道理:“她如果喜欢你,的确,她连你的缺点都会喜欢。但是,你只有缺点成堆,没有很多优点的话,你凭什么让她来喜欢你呢?
  你喜欢叶桑,肯定不会少了初见就觉得她长得很可爱这个原因。
  可是世界上有这么多长得可爱的女生,为什么你会独独喜欢上叶桑呢?
  既然你喜欢叶桑,那就肯定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可爱,还因为她努力去适应新环境的韧性、有理有节的家教、成绩优秀对不对?”
  西谷重重点头。
  看西谷能够理解,大地继续引导道:“你也有很多优点,但你怎么知道,你这些优点够不够成为让叶桑喜欢你的资本呢?
  如果她正巧不喜欢你让她尴尬的说话方式怎么办?那你是不是,要改改你现有的缺点,让她有更大的概率喜欢上你?”
   西谷重重点头。
   正在大地满意于西谷的懂事时,西谷突然道:“大地前辈你为什么能数出叶桑这么多优点,你是不是对叶桑有什么意图?”他的眼里写满了认真的警惕。
   “给我打,往死里打。”大地面无表情道。

评论
热度 ( 7 )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