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水

我爱我先生西谷夕,也喜欢我推们嘻嘻。
noya过激女友粉,极度同担拒否,所以请同担不要来找我说话,谢谢同担。

今天也是甜甜的一天(7)

  西谷被大地等人教育了一番,学到了不少,接下来几天和叶水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没有再语出惊人,和叶水相处得越发和谐自然。
  日向在被大地嘱咐了“要当一个安静的电灯泡”后,三人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便闷头狂吃,每次都趁西谷和叶水两人交谈甚欢时,吃光叶水妈妈做的一盒菜。
  等到花子参加完比赛回班,去问日向这几天情况如何时,见到的是一个无比自豪的日向,得到的是一个无比震撼的回答:“我正在努力撮合西谷前辈和叶桑,排球部的前辈说我干得特别棒!”
  花子恍惚地找到叶水:“小水,在我离开的这一个星期,你都遭遇了什么?”
  叶水扳着指头数给花子听:“和日向君还有西谷一起吃午饭,加入了排球部,嗯…还有国语小测进步了十多分。”
  花子颤抖着声音问:“西谷,是那个之前经常来找日向的西谷前辈吗?”
  “是呀,西谷夕。”提起西谷,叶水的嘴角不自觉上扬。
  花子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不觉得,西谷前辈,有一点点,矮吗?”比你还要矮。
  叶水有些意外花子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这个人很棒的,身高掩盖不住他的人格魅力,等你们见面了就知道了。”
  “我都回来了你还要和他一起吃饭?”花子大惊失色。
  见花子这副模样,叶水老神在在道:“你不想和他一起吃吗?日向君也在呢。”
  花子瞬间换上了认真而冷静的表情:“我特别想和他一起吃饭。”
  叶水失笑。
  于是花子也成功地加入了天台共享午餐的队伍,并迅速和西谷混熟了,在叶水还有日向不知道的情况下,和西谷互换了不少情报。

*

  天气一天天转凉,刚刚踏入十二月,叶水周末早上起床时,发现窗外竟然已经飘起了小雪。
  没有出门都可以想象到外面有多冷。“还好今天不用上学。”叶水庆幸道,吃完早饭回到房间开始写作业。
  写了小半个小时,叶妈妈敲门:“宝贝,有人给你打电话。”
  “谁呀?”叶水边应声边打开了房门。
  拿着座机听筒的继父在楼下答话:“是个叫清水洁子的女生。”
  叶水赶紧跑下楼接过电话:“清水前辈,你不是有我的line吗,怎么不发line?打电话多麻烦呀。”
  电话那头的清水洁子无奈道:“我给你发了十多条消息,你一条都没有看,我只能打你家电话了。”
  自己的确没有早上起床看手机的习惯,起床至今都还没有看过手机消息的叶水忙不迭道歉。
  “好啦,不用道歉,联系上你就好,”清水洁子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今天有空出来看电影吗?泽村说请排球部的大家一起看电影,然后一起吃晚饭,纪念高中的最后一场雪。”
  叶水担心道:“泽村前辈不会破产吗?”
  清水洁子被叶水放歪的重点逗笑:“不会啦,说是他请客,最后我们其他的三年级肯定会帮他分担的。”
  “四个人一起破产吗?”叶水担忧更甚。
  清水洁子被逗得忍不住笑出了声:“后辈就不用担心前辈们的钱包啦,前辈的零花钱可是比你们的多多了。不开玩笑了,你能来吗?”
  “稍等我问问我妈妈。”
  叶水捂住话筒,征求叶妈妈的意见,叶妈妈点头后,叶水放开了捂住话筒的手:“我能去的。”
  “那下午一点来你家楼下接你可以吗?”
  叶水推辞:“我可以自己去的,不用麻烦清水前辈了。”
  “不会麻烦我啦,下午见。”清水说完,不给叶水继续说话的机会,赶紧挂了电话。
  清水前辈怎么会直接挂电话,这不像她一贯的作风。叶水疑惑着,慢慢放下了电话。
  “小水,你今天多久出门?”继父用不熟练的中文问道。
  “大概下午一点。”
  继父马上道:“那我开车送你去目的地。”
  叶水对这个总在学着妈妈像一样对待自己的继父很感激:“不用啦,我的前辈会来接我的,谢谢爸爸。”
  “那好吧。”继父有些失望。
  叶妈妈把叶水赶上楼做作业,哄着失落的叶水继父:“你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开车送小水的,不要这么垂头丧气的啦。”
  叶水继父仿佛一个被剥夺了表现自己的机会的小孩:“可是一般,爸爸都会送孩子出去玩的吧?”
  叶妈妈顿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叶水继父担忧道:“我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也不太懂中国父亲怎么照顾孩子,万一小水觉得我对她不好,让你和我离婚怎么办?离婚了我就老婆孩子全没了。”
  叶妈妈忍笑:“小水很喜欢你这个爸爸,你知道的,她脸皮薄,不好意思向你表达。但总是悄悄地给我说,你特别好。”
  “真的吗?”叶水继父半信半疑。
  “真的,”叶妈妈继续忍笑,“你喜欢瞎担心的这一点,和小水真是一模一样。”
  闻言,叶水继父高兴了,冲进厨房扬言要给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儿做大餐。“你可轻点折腾厨房吧。”叶妈妈无奈地跟了进去。
  叶水不知道自己的活宝继父又在楼下捣鼓黑暗料理,她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line的消息,接着被爆炸的消息列表吓了一跳。不仅仅有清水洁子发的十几条消息,还有来自排球部三年级前辈和西谷的消息。
  泽村大地:叶桑,今天排球部聚会,你要来吗?
  菅原孝支:叶桑,今天排球部全员去看电影,你要来吗?
   东峰旭:叶桑,今天排球部一起聚会,我来问问你去吗?
   叶水先给清水洁子道了歉,然后一一回复了三个前辈,最后点开了西谷的消息。
   西谷:叶桑,清水前辈通知你了吗?
   叶水想了想,回复道:通知啦。
   西谷秒回:那你要去吗?
   叶水:要去的,你去吗?
   西谷发了个欢呼的表情:我也要去!
   西谷:那我下午来你家接你,一点对吗?
   叶水:??
   叶水:不是清水前辈来接我吗?
   西谷发了个委屈的表情:你不愿意我来接你的话,我去给清水前辈说,让她去接你。
   叶水回忆了一下清水洁子的话:“下午一点来你家楼下接你可以吗?”、“不会麻烦我啦”。让西谷来接自己的话,的确是不会麻烦清水前辈。叶水捏了捏眉心,正打算回西谷,三个男前辈的消息突然同时弹了出来。
  叶水退出和西谷的聊天框,将三个男前辈的消息一个个点开。
  泽村大地:清水说你要来,下午见咯。
  菅原孝支:叶桑,下午我们在地铁口等你们。
  东峰旭:叶桑,不认识路的话就让西谷带路,他知道在哪的。
   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浮现在叶水脑海中:排球部的三年级前辈们,不会是在集体给自己和西谷创造独处机会吧?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叶水立刻将它驱散了:高三的前辈们学业这么忙,怎么会联手干这种媒婆才会做的事,更何况他们平时都这么正经。
  应该是清水前辈学业太忙了,所以前辈们才会让没这么忙的西谷来接自己。
  叶水给一向正经的前辈们找到了理由,又反复推敲了几次,觉得逻辑非常顺畅,于是彻底无视了自己刚刚荒谬的想法,给三个前辈都回了消息,重新点进了和西谷的聊天框。
  叶水:没有不愿意。
  叶水:你知道我家的地址吗?
  西谷秒回:知道!清水前辈告诉我了!
  叶水:那就下午见啦。
  西谷:好!
  要出去玩的话,作业得赶紧做。叶水放下手机,专心开始写作业,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
  直到叶妈妈再次敲响了房门:“宝贝,门口有个男生站着,你看看你认识吗?”
  叶水跑到窗台上一看,愣了:“西谷?”
  楼下站在叶水家门口的,正是西谷。
  叶水赶紧回头看向墙上的挂钟:11点整。
  怎么会这么早就来了,叶水打开手机检查消息记录,确定西谷说的是下午一点来接自己。
  她给西谷发消息: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西谷秒回:我在家里待不住了,想早点见到你。
  叶水被他突然其来的情话弄得满脸通红,手指动了动,却不知道回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想到话回他:那你来了怎么不给我说,这么冷的天,一直站在外面感冒了怎么办
  西谷:我不觉得冷啊
  叶妈妈又敲了敲门:“宝贝,你认识吗?”
  叶水马上应道:“认识,是来接我的前辈,稍微来得早了点儿。”
  叶水继父跟着叶妈妈一起上的楼,听到叶水的回答沉不住气了:“这个男生是在追求你吗,谁没事接人会提前两个小时来?”
  叶水不知道如何作答。
  叶妈妈示意叶水继父不要说话,问道:“宝贝,那要让他先进家来坐着吗,然后和我们一起吃午饭?”
  叶水纠结万分:“我还没有换衣服,也没有化妆……”但也担心西谷在外面被冷感冒。
  “你赶快收拾一下,爸爸妈妈先帮你接待他,好吗?”叶妈妈善解人意道。
  “好,谢谢爸爸妈妈。”
  听见妈妈和继父下楼的声音,叶水赶紧在手机上给西谷发消息:你先进我家坐着吧,别感冒了。
  西谷受宠若惊:这样可以吗?
  叶水发完上面的消息就赶紧开始换衣服化妆,没有看见西谷的回复。
  与此同时,叶水家的大门打开了。只见笑得一脸和善的叶妈妈道:“进来坐吧,小水的前辈。”

评论 ( 2 )
热度 ( 7 )

© 皱水 | Powered by LOFTER